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ping118的博客

Live and Lear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贪玩的(出生到入托):6年, 上学的(小学到高中):10年, 当兵的(新兵到老兵):21年, 打工的(中年到中老年):18年.

网易考拉推荐

在一个城市吃饭有多难  

2016-07-06 10:17:29|  分类: 五十不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前不久,老武预约了几个拖着鼻涕一起长大的老友吃饭。
  请吃饭那天,老武早早来到一家上档次的酒店,把菜谱上的好菜都点齐全了。老武这些年混得不错,他是一个在朋友面前很讲究面子的人。令老武郁闷的是,那天请了十多个人,却只来了五个人。来了的人感叹不已,来吃这顿饭,相当于穿过一个省啊,路上堵车,竟足足开了两个小时。没来的人在电话里哀声叹息,武哥啊,可惜没长翅膀啊。原因还是那都市里的车流,都成蜗牛了,几个开车来的人,终于没了耐心,半途而返。
  这些年,我的一些朋友,就这样在网络江湖上脉脉深情来往着,可总感觉,没有面对面的血肉气息,少了一些面对面相处的“灵魂磁场”。一些朋友,就这样渐渐走散了,走失了。或者更令人痛心的是,QQ也不再小灯笼一样亮起,微信成了永久“黑幕”,手机再也无法打通。天色就这样突然阴沉了下来,他们其中一些人,就这样在口口声声说着“等哪天有空了吃一顿饭吧”的约会中,毫无征兆地永别了尘世。
  比如老陶,他跟我有次在街头偶遇,急匆匆的样子,简单招呼后要去办事,他走了几步,又回头对我大声说:“等哪天,我请你吃东北饺子啊。”三天后,传来了老陶遭受意外事故的噩耗。我独自一人去那家馆子里叫了两碗东北饺子,我吃了一碗,另一碗,是留给老陶的,我喃喃呼唤:“老陶,来吧,今天我请你吃。”门口果然扑进来一股风,我想,应该是老陶灵魂腾空赶来了。吃完了那碗饺子,我一个人趴在马路边小叶榕树上,哭了。朋友啊,为什么在一个城市里,抽空聚聚,一起吃一顿饭,真的就那么难?
  我有时候出差经过一个城市,不忍心打扰那些都市的朋友们。我这个人敏感,每根头发都如接收信号的天线,也怕受到一点点轻微的伤害。一旦我约他们出来一起吃个饭,他们要是不来总有理由,我就感觉这个在我内心翻滚的都市里,有了一丝荒凉的气息。有次去广州,走之前给那边朋友打了招呼,等我去了那城,朋友改口说:“下午要急着办件事,就明天一起吃顿饭吧。”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上了白云山,望着这个灯海摇曳的都市,我想,有的朋友,还是如一句老话说的那样,相见不如怀念。我给他发去了信息:“已离广州返回,多保重!”他立即回了信息:“下次见!”
  生活在一个现代大都市里,我就常常想起在古代的城市里,那些朋友们的往来,坐着马车骑着毛驴,或是宽袍大袖地徒步,车马与人,卷起阵阵清风,那是君子往来时,卷起的一股股古风。
  在一个城市里,如果朋友们相聚一起吃顿饭太难,那就干脆一个人吃饭,这些大地上的粮食,还有种粮的人,没有理由不让我们对他们热爱,对他们致敬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