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ping118的博客

Live and Lear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贪玩的(出生到入托):6年, 上学的(小学到高中):10年, 当兵的(新兵到老兵):21年, 打工的(中年到中老年):18年.

网易考拉推荐

不吃月饼,想吃馅饼  

2012-09-24 10:02:17|  分类: 故乡情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想吃馅饼,但记不住这个事。真想吃还能忘吗?真能忘。

吃馅饼的愿望在心里无事时出现——心里那些排队的事散了。夜阑风静,馅饼怯怯站出来。我一见,好啊,多少年没见面了。

使劲记住这个事,馅饼。

我还抽空想了想吃馅饼的情景——薄皮、油汪汪的,蘸上酱油、醋和蒜泥(咽唾沫一次),多好!喜欢芹菜羊肉馅的、牛肉馅的、萝卜馅的。什么馅的都行,我要吃馅饼!但,也就是想一想。早晨人醒了,一切事务摆在那里,等着完成。什么事都不与馅饼产生联想效果。这些事不说也罢,都是特平常、引不起别人重视的事。上网更新博客、回复朋友留言、到电力营业室交电费、到银行交煤气费、电话费、为一个说做工程的请几个建委领导吃饭而作陪、看报、写故事上、批发市场买干果和水果。每天都是一些琐事。第二天,事情虽然换样儿,但性质并没变。替老婆取工作照、到孩子的老师家送月饼、参加战友中秋节聚会。就这样,过了好多天后,恍惚察觉有件事没办,按图索骥想一遍。什么事?可别耽误了。最后,想起馅饼。哎呀!上礼拜的事,这么简单的事给忘了。吃!抽空吃馅饼去。

我妈烙的馅饼好,香。人的嘴像狼嘴一样撕开馅饼之后,眼见粉嫩的肉末躺在一起,夹杂葱蒜(咽唾沫两次)。是的,我要吃馅饼。

一个人,怎么能忘了吃馅饼呢?是太贵吗?不。是媳妇不会烙吗?会。而且一般情况下,一买就得,不劳她烙。是工作太重要吗?太不重要。是生活太高雅吗?读契诃夫听瓦格纳,不矛盾。就是想不起来。

我有一个记事的黑板,上面写一些杜撰的格言和人名,如“勤勉的背后站着上帝”、“给张总送几本已经出版的本”——再添上“馅饼”。不!我要看能不能独立自主想起这个事,看自己是不是老了,是不是异化了。

然后,每每还是这个那个事,又过了两个星期。最奇怪的是,其间也下过馆子,低级的吃过酸辣土豆丝、黄瓜蘸酱。价高的不说了,免得让人笑话,像某家媒体一主持人开谈话节目,左一个“鱼翅捞饭”,右一个“鱼翅捞饭”,穿新鞋高抬脚,烧的。奇怪的是,面对饭食,咋就没想起馅饼呢?

人的欲望被放在一个又一个格子里,管这个事儿的是情境。情境不到,欲望照例不会自己来到。如果回到童年,回到有大铁锅和风匣的厨房,我每天想到的都是馅饼、馅饼、馅馅饼。

最近几天,当我再一次想到馅饼的时候,发现想吃的其实是烙饼,不放馅,白生生的结一层黄嘎渣儿,卷土豆丝儿就苤蓝咸菜条。对头!我要吃烙饼(咽唾沫三次)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